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新零售……2017那些猪都能上天的创业风口现在怎么样了?

2017年,商界的强风仍然很猛烈。在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无人零售、互联网金融和知识支付等许多热门领域,大量创业企业被强风吹起,轻装上阵。当然,许多公司被风吹倒,像秋叶一样散落在地上,最终留下一片混乱。

到年底,我们再次将目光投向那些曾经“咆哮”的商业网点,并对2017年中国的商业领域进行了回顾和总结。

我们发现用经典名言来描述2017年的初创市场仍然非常恰当:只有当潮水退去,我们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人工智能:每年150个融资案例,全球最高的案例数

2017。人工智能非常热门。今年,人工智能上升到中国的国家战略。谷歌的阿法尔狗以3比0的大比分击败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围棋手柯杰。百度无人驾驶汽车在北京五环路行驶.该行业一系列划时代的突破让人们惊叹:人工智能的时代真的来了。

那时,资本开始流入人工智能领域。根据投资统计,截至2017年上半年,中国有592家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占全球总数的23%。2017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公司发生了约150起融资事件。其中,拥有数亿美元的大规模融资并不少见。

根据PitchBook统计,2017年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金额最高的5个投资事件中,中国企业占了4个。其中,威来汽车达到16亿美元,排名第一。其次是师旷科技、上塘科技和原告生物科技。美国靛蓝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排名第五。

投资者的热情好客甚至使企业家成为“甲方”。尚唐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炳在今年11月接受媒体量子比特采访时坦白承认:“大牌投资者正在排队进入。现在的问题是如何选择和拒绝一些投资机构。”在完成了4.6亿美元的第三轮融资后,师旷CEO英格还表示,“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钱”。

像许多投资机构一样,互联网巨头英美烟草在人工智能领域做出了积极的布局,尤其是阿里巴巴,该公司在过去的一年中先后投资了师旷科技、申建科技、寒武纪科技、尚堂科技等人工智能公司,接近“俘获”该领域的领先公司。

虽然受到资本青睐,但人工智能领域的大部分初创项目仍处于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的研究阶段,以及获得巨额融资的初创公司。他们的主要业务方向也是B2B市场。例如,师旷科技人脸的人脸识别需要依靠支付宝等平台与用户建立联系。真正的2C人工智能产品可能只有智能扬声器,即实际应用有限的“小电器”。

此外,由于人工智能领域热钱的泛滥,该行业人才的工资也直接推高了。目前,国内高级算法工程师年薪已超过100万元。师旷科技创始人兼CEO因基(Inky)曾告诉全天候科技,目前人工智能行业的大部分资金并没有做好价值传递,只是提高了人工智能人才的价格。

智能汽车:烧钱揭示“无底线”大规模生产的曙光

无人驾驶汽车成为今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热门话题,有人说这是大国有资格涉足的领域。英美烟草、谷歌、特斯拉和传统汽车制造商都在布局领域。在经历了大量赌博之后,主要互联网公司和传统汽车制造商将2020年视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大规模生产年”。百度的李彦宏希望能早一点,把2018年作为他的制作时间表。

虽然这个领域有很多巨人,但仍然有企业家认为这个领域有机会。百度无人经营部门前总经理王锦、编程天才娄天成、全国“第一个自动驾驶人”倪凯和许多其他百度干部目前都站在无人创业的最前沿。

无人驾驶领域的大多数初创公司都是特定领域的技术驱动型公司

制造汽车是公认的“最昂贵”的启动项目之一。威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公开表示,“最好不要在没有200亿元人民币的情况下制造汽车”。因为贾跃亭造了一辆车,乐视陷入了严重的资本链危机。他本人于2017年离开乐视前往美国,因为他梦想制造一辆汽车。这一步走了半年,无论国内监管机构、投资者和媒体如何“召唤”,他们都不会回家。资金严重短缺也成为贾跃亭汽车制造困境的关键。

今年,智能汽车领域的企业家们充分吸取了贾月婷的惨痛教训,开始坚持“终生造车融资”的基本战略。伟来汽车、肖鹏汽车、马薇汽车等公司今年都获得了巨额投资,但从公开信息来看,它们似乎还没有达到“200亿元”的融资关口。

虽然融资金额没有达到理想目标,但并没有影响上述公司2017年的汽车制造进度。

今年12月16日,威来汽车发布了第一款量产车型ES8,交出了三年创业以来的第一份答卷。在量产车型发布之前,由汽车领域资深企业家李斌创立的公司已经积累了超过20亿美元的融资。奢侈的投资组合不仅包括腾讯、百度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还包括高启资本、红杉资本、淡马锡和IDG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与威来汽车发展速度相似的马薇汽车和肖鹏汽车也赢得了资本的青睐,并为汽车的大规模生产设定了时间表。公共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威尔玛共获得120多亿元融资,并计划在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小规模量产。肖鹏汽车公司共获得约50亿元的融资。新一轮(第二轮)50亿元融资预计将于2018年初完成。该公司2.0型号的量产版也将于2018年推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些公司的大规模生产模式已经相继出现,但当大规模生产阶段实际开始时,它们将面临的挑战不可低估。新能源汽车的全球领导者特斯拉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对象。经历了多年快速发展的特斯拉仍然无法应对大规模生产问题。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汽车销售并没有使公司盈利。

共享经济:在经历了大量的赌博和刺激之后,2017年,随着物联网和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共享经济将迎来一场井喷。从创业项目的角度来看,分享自行车、分享汽车、分享充电宝藏、分享衣服、分享雨伞、分享健身仓库、分享马扎(Mazar)等各种创业项目纷纷涌现,吸引了大量投资。

最激烈的融资是在自行车共享领域。mobike和ofo在2017年都筹集了大约10亿美元。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的两极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使得自行车共享资本战争异常激烈。

在这个依赖资本的领域,初创企业仅有足够的资金是不够的。生存的一个重要前提是有足够的钱。仅在今年的几个月里,酷车、小蓝车和小明车等六家自行车共享公司相继因资金链困难而“被杀”。这些公司的创始人不仅业务失败,甚至面临巨额债务,无力偿还。

与此同时,赌博也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浪费。与许多地方分享自行车“墓地”并不少见。相关图片曾在社交网络上闪现。

ofo的早期投资者朱啸虎直言不讳地说:mobike和ofo之间的消耗战不再有意义,并一再建议将两者合并。

自行车共享是整个共享经济的缩影。汽车共享、收费宝藏共享和服装共享等创业项目也面临同样严峻的形势。这些项目不仅成为烧钱的黑洞,而且证明盈利能力的速度也很慢。许多公司已经宣布2017年停业。至于共享Mazar等项目,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一个笑话。

互联网金融:与监管链共舞

如果残酷的竞争

也许最有代表性的经历是趣味商店的经历。经过10多年的沉浮,创始人罗敏终于在10月18日发了一笔100亿英镑的财。当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趣味商店(Fun Shop)市值超过115亿美元。然而,该公司现金贷款业务的“原罪”并没有被飙升的股价抹去。面对外界的质疑,罗敏“坏账应作为福利”的“雷锋式回应”甚至把利息店放在了首位。结果,趣味商店(Fun Store)的股价在上市的第7个交易日暴跌,随后监管当局对现金贷款的强力攻击进一步让趣味商店的股价“流血至死”。

自10月份以来,压制现金贷款的消息频频出现。11月21日,媒体称,互联网小额贷款许可证的发放已经紧急停止。拍卖、信贷和融汇360等所有中国股票的现金贷款大幅下跌。在库存开放之前,利息商店一度下跌超过30%,但直到紧急宣布回购后,跌幅才收窄。一天后,《人民日报》旗下的媒体称,现金贷款平台将全面关闭,中国股市现金贷款再次全面暴跌。这一次,利息商店下跌了16%。

迄今为止,对监管的打击还没有结束。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和P2P网上贷款风险专项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发布通知,明确开展网上小额信贷整改工作。《通知》要求:监管机构暂停设立新的在线小额信贷公司;筹建已经批准的,暂停开业批准。

那天晚上,在美国股市上市的现金贷款公司再次受到冲击。开店前,趣味商店的股价一度下跌了9%。开盘后,股价再次上涨。拍卖、信贷和财富等。也没有逃脱暴跌的命运。

虽然生活在监管的阴影下,但上市共同基金公司似乎已经抓住了生命线。最悲惨的是,那些共同基金公司仍然“在水下”。他们可以说是害怕了,他们的命运是不确定的。

新零售:新出风口还是新泡泡?

2017年,“禁止零售”的大火蔓延到中国所有的大河。马云在2016年首次提出“新零售”的概念,2017年被阿里巴巴视为“新零售”的第一年。据全天候科技统计,今年阿里围绕新零售的股权投资达到约500亿元,涉及三江购物、莲花超市、新华渡等10多个项目。除了阿里,互联网巨头腾讯、京东、苏宁、小米等也在规划新的零售店。其中,腾讯是除阿里之外实力最强的。答和答目前是新零售的两极。在赢得永辉超市和伟平会议后,腾讯在新零售领域的“反阿里舰队”已经成型。“巨人”的到来使得企业家和投资者更难涉足“新零售”领域。金沙江风险投资朱啸虎曾经提出一个经典问题:如何削减新的零售量?

目前,无人零售,尤其是无人货架,已经成为新零售中最活跃的领域。据粗略统计,目前至少有50名玩家进入无人货架领域。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有70多亿元投入无人货架领域。

在行业内,游仙、深红便利、郭晓梅等公司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很难筹集到资金。据新闻报道,游仙今年筹集了7亿多美元。郭晓梅和邢便利成立于今年6月,在6个月内筹集了约5亿元人民币。在资金的帮助下,郭晓梅在9月份与番茄便利公司合并,深红便利公司在10月份完成了对51种小吃的全资收购。

数据源:全天候科技分类根据公共信息

不仅有大量初创公司涌入无人值守的货架领域,传统互联网巨头也对此领域表现出极大兴趣。今年9月,饥饿面条推出无人值守货架“E-Point便利”,为申请进入的公司提供小货架、冰箱、餐饮配送、补货、维护等服务。同月,阿里的

然而,也听到了质疑无人驾驶货架的声音。金沙江风险投资合伙人朱啸虎直言不讳地表示,没有架子就不可能盈利。他今年曾告诉媒体:“为什么像许多街头商店一样的便利店能赚钱?一是因为逃税,二是因为卖假烟,作为无人驾驶的集装箱模型,它不可能逃税,也不可能卖烟,也不可能卖假烟,所以我认为这种模型很难赚钱。”

从实际情况来看,无人货架行业目前面临着严重的货物和库存损失问题。一些数据显示,一些企业在无人货架领域的市场费用现在占其销售收入的80%,而营销成本、货物损失和库存损失是费用的主要部分。

此外,无人货架的成本优势也受到质疑。如果业务成本、货架设备成本、商品分销成本等。加上一个点的成本至少可以达到4000到5000元。有些企业经常铺设数万个积分,初始成本可达数亿元。

无人货架行业的许多人认为,最迟在明年上半年,这个行业将面临一波清理和关闭的浪潮,比以往任何一个出风口都要快。在下一个风口到来之前,无人值守的货架可能既是扩张最快的风口,也是最短的风口。

知识支付:从快速发展到衰落

2017,信息和知识的价值进一步凸显,内容支付行业迎来了风险投资热潮。

2016年“知识支付第一年”后,知识支付行业今年发展迅速。根据阿里应用分销(Ali Apps Distribution)今年8月发布的《2017年Q2应用行业报告》,五大知识支付平台的年增长率超过50%,用户数量已经达到5000万。喜玛拉雅调频12月举办的第二届“123知识嘉年华”内容消费达到1.96亿元。

虽然逻辑思维、喜马拉雅调频、豆瓣等“老一代”平台发展迅速,但今年舞台上出现了大量新的知识支付项目,包括《华尔街故事》总编辑精选、选股珍品脱水研究论文、《新世界阅读俱乐部》、《丁香妈妈》、网易云音乐《采铜好书精读》 Mimoun课件等。据全天候科技报道,入选的《华尔街新闻》主编和选股脱水研究论文将在2017年实现非常可观的销量和收入。

与此同时,首都也对内容支付行业表现出极大兴趣:

今年1月,《十点课堂》运营公司厦门时代文化获得了6000万元人民币的首轮融资,估计价值近4亿元人民币。7月,业内广泛报道,罗基斯计划筹资9.6亿元,估值70亿元,公司也准备在创业板上市。9月,专注于内容支付的技术服务提供商戈斯通(gostone)在喜马拉雅山赢得了一轮3000万元的融资投资。10月,基于微信的知识服务平台廖倩宣布,几个月前已经完成了一轮1000万元人民币的追加投资。11月,视频体验知识服务平台核桃直播(Huntain Live)也完成了首轮融资,具体金额未透露。

然而,在繁荣的表象下,知识支付行业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如知识支付课程的出勤率和再购买率,这些一直是各大平台的秘密。工业和信息化部互动媒体产业联盟数字文化工作组负责人鲍然(Bao Ran)向《科技日报》透露,统计数据显示,知识型付费产品的平均出勤率仅为7%。

根据企鹅智库之前对购买知识的消费者进行的调查,只有38%的消费者表示满意,将来还会继续使用,49.7%的消费者表示普遍使用,12.3%的消费者表示不满意。

回顾行业内公司的财务数据,巨人知道Live收入数据的下降似乎表明了整个行业的风险。来自Qizhi.com和Yuntu.com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得知Live的营业收入在2016年10月达到1800万英镑后,自2017年3月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除了

在一级市场,IT Orange的风险投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0月16日,2017年在线教育公共融资数量超过150家,累计融资金额超过80亿元。其中,在线教育平台ape咨询和VIPKID今年先后完成1.2亿美元和2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他们已成功晋升为独角兽。高斯教育、家庭作业箱、学习教育和艺术晚会等初创企业今年也完成了1亿多元的融资。

数据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共信息整理

值得注意的是,英美烟草的三大互联网巨头今年也增加了他们在网络教育领域的布局。自今年以来,英美烟草投资了八家在线教育公司,其中腾讯投资了六家。

数据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共信息整理

出于今年网络教育行业火爆的原因,长期关注这一领域的投资者告诉全天候科技,总体背景是随着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人们的教育需求也在增加。同时,两个孩子政策的开放进一步增加了家庭对教育的投资。“真实教育基金副总裁姜敏告诉全天候科技:“现在网络教育市场相对清晰,教育行业的运作方式也相对清晰。无论你是在做在线教育,投资在线教育还是购买教育股票,你都可以赚钱。

虽然行业融资很受欢迎,但并非所有在线教育公司都能盈利。根据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今年提供的调查数据,截至2016年底,网络教育相关企业的数量已经达到400多家。然而,这一热门行业面临着这样的困境:70%的企业亏损,10%的企业持平,只有5%的企业盈利,15%的企业濒临破产。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