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跋涉一掷千金只为一赏花容 消费升级催生“赏花经济”

本报记者陈薛宁

蜡梅第二次盛开,初樱花即将绽放。随着天气变暖,全国各地纷纷进入开花期。过去,人们闲暇时赏花的行为现在已经产生了一种不可低估的“花卉经济”。从江西婺源的油菜花、西藏林芝的桃花,到日本的樱花季节和荷兰的郁金香旅游,观赏花卉的目的地和产品越来越多,对观赏花卉深度体验的需求也在上升。

从简单而广泛的“旅游”到精细而多层次的旅游体验,赏花是景区面临的新挑战。

花钱赏花成为一种趋势

花开在春天。许多在线旅游平台和旅行社都推出了花卉观赏路线。以CYTS旅游为例。观花路线主要分为四种:中国、日本、欧美和岛屿。价格从1000元到3万元不等。在阿里巴巴的朱非网站上,用关键词“花卉欣赏”搜索,你可以看到数百种团体旅游、一日游和免费旅游的产品。

"国内旅游经济实惠。喜欢看网红油菜花的人可以去江西婺源、陕西汉中、云南罗平等地。新疆托克逊的杏花、杭州富阳的桃花和广州西头村的樱花也有自己的特色,适合老年家庭赏花。”旅行社工作人员表示,去商店咨询的年轻夫妇或小家庭更倾向于出国旅游。

从赏花目的地的角度来看,日本的樱花赏花是最受欢迎的路线之一,7天的深度游览花费约8000元。与日本的樱花季节相比,欧美的花卉旅游更贵,大部分的旅游费用在1万元到3万元之间。荷兰郁金香花园、保加利亚玫瑰节和加拿大温哥华樱花节是受欢迎的路线。

根据日本旅游局发布的数据,仅2017年就有735万中国大陆游客访问日本,同比增长15.4%,人均消费约为元。樱花季节在三月和四月,每月超过50万人次。

很难找到观花小屋的房间。

随着观花旅游的发展,“观花经济”催生了当地住宿、餐饮、购物等行业的兴起和发展,其中观花小屋就是其中之一。据业内人士称,居家旅游不仅是丰富观赏花卉旅游的基础设施,也是一种好的居家旅游产品,反过来会增强观赏花卉的体验,让游客深入体验农村生活。

3月1日上午9点,住在海淀的张馨准时站在电脑前,手里拿着鼠标,密切注视着屏幕。他的紧张就像是对春节门票的抢购。她想“杀死”位于密云水库北岸的云峰山一家。“我住在树屋里,到处看杏花和桃花。我想带我的孩子去体验他们。”

张馨说这个云峰山庄每年春天都很受欢迎。记者登录官方网站《家居指南》,发现根据房间类型的不同,树屋的住宿价格从每晚1888元到5888元不等。虽然价格昂贵,但由于它独特的风景和更好的体验,仍然很难找到房子。从四月到六月的假期里,几乎所有的房间都被预订了。

根据在线旅游平台的反馈,进入花卉观赏季节后,婺源、武汉、南京、宏村等受欢迎的花卉观赏场所的居家咨询和订单数量大幅增加。其中,家庭旅游和附近郊游的需求占咨询的很大一部分。以婺源为例。2018年,100万游客参观并体验了家庭住宿,人均住宿2.5天,实现综合收入13亿元,间接带动2万人就业。

观花热也驱使相关民航航线“摩擦热点”。据了解,南航最近推出的优惠线路主要是3月和4月的观光线路,其中武汉至昆明和梅州至杭州的单程票价仅需220元人民币

像豫园滩这样的城市公园,在花季时挤满了人,“人多花少”。据了解,近年来,为了缓解“樱花花园”核心花卉观赏区的游客压力,玉渊潭公园开始在整个花园种植樱花,以增强花卉观赏体验。同时,它还推广了包括杭州早樱在内的7个品种的400朵樱花的栽培,提前7-10天开放,提供早春赏樱的选择。

此外,目前中国大部分赏花旅游都是步行拍照,缺乏更丰富的活动。据资深旅游爱好者连笑介绍,国外更成熟的观花景点在设计和体验上都更加精细。“在日本,除了看公共汽车,还有游乐设施和游艇。在条件允许的地区,游客可以一边享受樱花,一边享受温泉或滑雪。”此时,国内花卉观赏景区仍需深入开发,寻求突破。

责任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