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特色发展之路

中国第一个特色小城镇地方标准浙江《特色小镇评定规范》(以下简称《规范》)于今年1月29日正式实施,为地方政府“树立特色小城镇标准”开创了先例。

特色城镇是将特色产业聚集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整合生产和生活生态空间的创新创业平台,不同于行政城镇和工业园区。

这个特色小镇的“诞生地”在浙江省。2014年10月,在参观云起镇时,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说:“让杭州多一个美丽的特色小镇,多几朵创新的“彩云”飞扬。”特色城镇的概念首先被提到。

2015年12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对浙江省特色小城镇建设做出重要指示:“抓好特色小城镇建设意义重大,对经济转型升级和新型城镇化建设意义重大。浙江培育供给型小城镇经济的思想对新常态下的经济工作也具有指导意义。”

2016年7月,住房和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全国特色城镇发展通知》。目标是到2020年培育约1000个具有各种特色和充满活力的特色城镇。

中央经济会议提出,在部署2018年重点工作时,区域协调发展应“引导特色城镇健康发展”。这是“特色小城镇”一词首次出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特色小城镇具有重要意义。

世界上伟大的事情必须详细完成。大型特色城镇建设如何防止偏差?浙江《规范》提出了特色城镇评价的“1 8”指标体系,值得借鉴。《规范》总结了浙江三年来特色小城镇建设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基于特色小城镇在“功能统一”、“小巧美观”和“新生活”体系方面的共同要求,根据信息经济、环保、卫生、时尚、旅游、金融、高端装备制造和历史经典八大类特色小城镇的产业特点,灵活设置“特色强”三级特色指标,形成相对普遍的指导意义和长期可持续的标准化机制。

“行业特色”

“用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促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从2015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对特色城镇的描述可以看出,特色城镇源于工业,也肩负着产业创新的使命。

不同的特色城镇承载着不同的产业导向。具有历史和经典产业的小城镇为产业升级和转型提供了新的载体。例如,湖州丝绸之城曾是世界着名的“丝绸之家”,丝绸之路集团、响顺工贸等一批龙头企业应运而生。在复兴传统丝绸产业的同时,丝绸之城规划了四大领域:创意新丝绸筑巢、假日创作、浪漫的丝绸艺术园养蚕和丝织技艺、丝绸之路夜明珠丝绸创意消费和时尚丝绸展示丝绸时尚中心。这个地区没有丝绸企业,但丝绸元素随处可见。浙江也出现了一批创意产业的特色小城镇。在嘉兴市嘉善县的南端,巧克力糖镇是以婚庆行业为基础,试图在长江三角洲建立一个婚纱摄影基地。同时,也给周边农副食品等相关产业带来转型升级的机遇。农产品与旅游服务业相结合,附加值远远高于原始价值。

浙江无疑是建设特色小城镇的“引领潮流者”。点击官方网站上的“小城镇地图”,这是浙江省的一个特色小城镇,这里有许多不同行业、不同地域的特色小城镇

数据显示,2016年,浙江省78个特色城镇前两批税收为160.7亿元(含国家和地方税收,下同),同比增长13.5%,平均税收超过1亿元。其中,税收收入132.2亿元,同比增长14.5%,远远高于同期全省税收总增幅,呈现强劲发展势头。

成为特色城镇不可能一劳永逸。2016年,在浙江首批特色镇年度评估中,南浔山联湖滨镇、苍南台商镇、磐安江南医药镇三个小城镇被列为预警镇,奉化滨海保健镇成为首个降级镇。据了解,这些“失败”的候选人对“特色产业”的要求失去了他们的观点。

中国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曾经得出结论,浙江特色小城镇的成功经验在于其产业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发展,因地制宜,自发形成,而不是由政府驱动,这正是小城镇的特点。

“灵魂”就文化而言

在一个有特色的小镇里,文化是特色的象征,也是它灵魂的所在。

在大多数城镇中不难找到具有地方特色和经济发展潜力的产业。相比之下,实现与当地历史习俗和文化特色的有机融合,使文化成为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提高产业含金量,是特色城镇建设和发展的灵魂。

2017年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强调要突出小城镇特色,不盲目拆除老街,不盲目修建高层建筑,继承小城镇传统文化,不盲目传承外来文化。

特色城镇的建设和发展不能凭空僵化地“命名”或“戴帽子”。在浙江省,一些生态、历史等文化资源较强的小城镇依靠戏曲、音乐舞蹈、美术、书法绘画等艺术门类,或者深入挖掘茶叶、丝绸、黄酒、青瓷、木雕等传统工艺。实现文化旅游、文化创意等的整合与发展。例如,丝绸之乡相关产业植根于4000年的蚕丝绸文化,产业发展与文化传播相互促进。其他知识产权运营能力强的小城镇,引进书籍、壁画、电影、动画等文化元素。从头开始创建文化旅游小城镇。例如,巧克力糖城以巧克力“体验”和“文化”为概念。游客不仅可以观看巧克力生产线的整个过程,还可以了解巧克力从起源到全球化的各种文化细节。另一个例子是信息港口镇、云制造镇、物联网镇等特色镇,依靠互联网文化建设信息产业集群,创造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互联网知识产权。

文化部十三五专项专家彭中天强调,在城市化进程中,有些地方留下了太多遗憾,如传统文化保护不力,历史记忆和城市机制消失。建筑的概念是贪婪的外来事物,导致一刀切和一边倒的城市。设计和规划集中在城市,而不是薄弱的城市,只传播大蛋糕,这是不经济的规模。建设特色城镇是为了继承和保护文化多样性,留住根,留住民族记忆,留住乡愁。

“帮助”特色城镇的发展离不开特色配套政策。

中央政府发行财政资金进行引导和支持。2016年7月,住房和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保持和彰显特色小镇特色若干问题的通知》,提出了特色城镇发展的两个支持渠道。一是国家发展改革委等相关部门支持符合条件的特色镇建设项目申请专项建设资金。第二,中央走

相关政策的实施激起了一滩泉水,激发了投资界的热情。许多企业把目光投向了特色城镇。

“解决”它的问题

经过不断的探索和改进,在特色城镇的建设和发展中出现了许多值得学习的成功案例。与此同时,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误解。特色城镇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定位不准确,对特色城镇理解不清。特色小镇是新事物。在实践中,有些人把特色小城镇等同于新城的概念。他们计划以建设新城的理念和模式建设特色小城镇。他们盲目追求规模效应和扩张效应,形成了一些“大而全”的特色小城镇。

第二,盲目跟风,缺乏创新。中西部地区的一些特色城镇在一定程度上被简单地模仿和复制。有些地方对地方特色产业、资源禀赋和文物的比较优势没有深刻的认识和挖掘。他们无视特色城镇的发展阶段、经济水平和形成发展的基本规律,决定脱离实际的产业和功能,盲目制定建设标准和行动步骤。

浙江大学旅游学院旅游研究所副所长周永光认为,对于特色城镇的规模和大小没有任何规定。他们需要根据地和工业本身的需要。不要贪图太多,也没有行业支持。这样的小城镇肯定是不可持续的。此外,宜居和宜居是这个城镇的基础,但没有必要去旅游。“特色城镇”发展中的问题也正在得到解决。最近,国家有关部门相继发布指导意见,提高监管水平。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严禁“新瓶装旧酒”和“盲目开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有关官员还表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与有关部门合作,规范地方特色小城镇建设过程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严格控制建设项目数量,取消一次性命名,实行宽、严、动态淘汰的统一标准体系。

——